康众新闻 行业动态

从0到1000家门店,康众汽配走过的这25年

时间:2020-09-21   访问量:1250



25年前,天津市南开区红旗南路,一间白墙红瓦的商铺张贴着“开业大吉”四个字,店外鞭炮齐鸣,白烟缭绕,一个身着白衬衫灰西裤,系着红领带的年轻人站在阳光下露出微笑。他身后的商铺门头赫然刻着四个简洁却醒目的红色大字:康众公司。


那一天是1995年9月16日,站在门前的年轻人正是康众汽配创始人(现在的新康众CEO)商宝国。


1.png

康众汽配0001号店-天津南开店


2020年9月16日这一天,有不少天津客户来到这个门店,共同庆祝康众成立25周年。


2.jpg


客户为南开店送来25周年蛋糕庆祝


弗朗西斯·培根说过:真相是时间的女儿。把这句话安置于一个行业,它揭示的真相是,一个商业模式的验证离不开时间的洗礼,特别是在一个缓慢、复杂、处于变革、经受着互联网冲击的行业。如果一家企业没有被时间杀死,那么时间最终会变成最好的朋友,让它变得更加强大。


但培根没有说明也无法明确的是,这个时间需要多久。


在美国四大汽配连锁中,历史最悠久的NAPA成立于1925年,至今已经95年;最年轻的AutoZone成立于1979年,也拥有超过40年的历史。


25年,四分之一个世纪,相比于汽车后市场的整体发展历程不能说漫长。特别是自2015年开始,资本大量涌入这个行业,过去五年整个行业经历的变化或许比过去二十年还要多得多。这不仅仅体现在几家创业公司的诞生,行业资源的整合,渠道的压缩和升级,而是更多地表现在行业人士对汽配B2B的不断思考,以及理解上的革新。


从这个角度而言,时间所呈现的密度也是动态的,这种动态性的内核正是出自时间长流中的种种客体。


所以,一家企业,特别是公认为头部企业的康众汽配(如今的新康众),过去25年的历史不仅仅意味着自身刻下的时间印记,也在某种程度上描绘了整个行业的面貌。

 




01.

0001号店起航


25年前,站在如今被定义为0001号店-天津南开店门前的商宝国,不知道是否想象过未来某天,康众汽配的门店数量将超过1000家,而且都是直营门店。


无论如何,这个想象中的想象已成为现实。


从1到1000,数字上的变化看似简单,经历当然不会一帆风顺。


康众第一家门店成立后,经过一年时间,1996年第一家分店才在南京开业。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康众和许多传统经销商一样,主营车型件业务,在供给侧占主导的年代,收获了第一桶金。


微信图片_20200921105721.png


0001号店-预备店长培训班(现储干培训班)打卡


随着越来越多国际主机厂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国际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也紧跟步伐进入中国市场,中国汽配行业逐渐形成了代理-批发-零售的三层流通渠道。在市场变化下,康众抓住机遇,在1999年转型为品牌区域代理商,迅速拉动销售规模。到2003年,康众在天津、江苏等区域建立了6家门店。


2004年4月商宝国被推举为国内一个汽配经销商联盟的总经理,在同年9月受时任盖茨中国区销售总监顾钧的邀请加入盖茨任市场部经理,聚焦于非传动系统产品的开发引进及经销商体系的整合,这个业务最终演变为后来成立的优配。


2006年商宝国离开盖茨公司回到康众,这一年在康众历史上被定义为一个重要的转折年。众所周知,品牌代理业务虽然具有稳定的特点,且可以保证一定体量,但是局限性也很明显,一方面受制于品牌商的政策,另一方面,代理商在整个行业中输出的价值也比较单薄,在渠道变革时很容易被取代。因此康众在2006年转型为以系统性经营产品为主,同时提出“三不”(不做假货、不做回扣、不做暴利)原则,以及快速、准确、全系列的服务理念。


这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如今康众汽配供应链的基础。


2007年,江苏康众旗下13家门店并入优配,优配也获得美国花旗的投资。但优配的发展并不顺利,并最终在2010年解散,商宝国后来还专门撰文分析他对汽配联盟的反思,当然这是后话。优配解散后,商宝国忙着从优配回购资产,并思考下一步的方向。




02.

千店规模达成


2011年,康众回购改制完成,并启用新标识“CARZONE”延续至今。那个时候康众门店只有20多家。


到2014年,康众全国门店已经超过100家,进军浙江、甘肃、贵州、河南、内蒙等市场,电商平台同步上线。也是在那一年,康众提出供应链服务商的理念,以及“车健康 人安全”的使命。


2015年是汽车后市场风起云涌的一年,也是康众成立20周年。O2O创业模式几乎全面溃败,重资产模式逐渐受到资本认可,快准车服、三头六臂等汽配供应链平台也陆续应运而生。


大环境看上去对康众有利,但其实也暗藏杀机。一方面,电商的渗透使得汽配价格越来越透明,影响汽配行业的盈利能力;另一方面,新平台携资本入场也对康众造成冲击。资本化道路看上去不可避免。


事实上,2014年年初康众就完成了A轮融资,第一轮融资的大部分资金被用来建立IT研发中心,开发康众自己的信息管理系统,康众汽配APP也在那年上线。


2014年康众探索式的在郑州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命名为F6的变速箱专业养护站,这一前瞻性的探索,为日后F6 SaaS系统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2015年继续实现A+轮融资。同年商宝国发起并联合众人共同投资成立F6汽车科技公司,专注于汽修SaaS系统的研发和推广。随后几年,凭借线下直营门店网络扩张和F6 SaaS系统不断迭代,康众成为汽配B2B赛道最受资本青睐的企业。


现如今,F6公司已成为拥有员工近400人,用户数过万,业务涵盖智修、智数、智营等范围的互联网数字科技公司。


2016年,康众直营门店数量超过200家;2017年,“千城千店”计划正式启动;2018年,康众直营门店数量超过600家,全力拓展山西市场。相比于2014年,康众通过四年时间实现门店数量5倍增长。


2018年8月,阿里天猫车后业务、金固汽车超人供应链业务并入康众,对内对外,康众开始更新称号为“新康众“。汽配供应链作为新康众体系的基础设施,加快了布局的脚步。

 

4.png


2018年旗舰店-青岛重庆南路服务中心


并购区域汽配经销商是新康众扩张路上的关键策略,例如在2019年11月初的“战略布局山东发布会”上,就有8家单品类经销商加入新康众,助其深耕区域。2019年全年,直营门店新增300多家,总数量突破1000家。


第1000家门店位于海南省三亚市海润路,从高德地图上看到,从0001号店到1000号店驾车距离超过2800公里,耗时30个小时,不过一天多的时间,但是从1995年行进至此,整整跨越了25年。


 6.png


康众汽配1000号店-三亚海润路服务中心


时间推进到2020年,尽管被疫情稍稍打乱了节奏,但是疫情恢复后的第二季度,新康众在华南战区一口气新增50多家门店,汽配供应链线下布局的步伐继续向前。


回顾新康众过去25年汽配门店扩张历史,在某种程度上正契合了中国汽配行业的演变路径。从单体汽配经销商,到品牌代理商,到多品类服务商,期间经历了早期自我扩张,汽配联盟的尝试,坚决的资产重组,逐步引入产业资本和风险投资,最终走向平台化。


一步步梳理下来,才觉其中的艰辛和艰险,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最终可能归结为两个字:坚持。


(备注:2018年康众接受阿里等公司投资时,部分原投资人选择转让股份退出,这其中有3个投资人蔡景钟、李剑、杨兴涛在这之后分别作为天使级投资人投资了三头六臂、好美特和奔世达。)




03.

全国网络的价值


1000+汽配门店网络是结果和表象,本质上,目前汽配供应链仍是一个to小b的生意,要解决维修终端对汽配采购的需求。


全面、真品、快速、低价等是维修厂的主要诉求,商宝国把这些诉求分解为三个环节:交易、交互、交付,并把汽配供应链的核心竞争力总结为一个词:效率。


为了提高效率,把渠道压缩到最低,一个全国性的汽配门店网络是必不可少的,新康众内部把汽配门店定位于前置仓,一方面表明它的职能仍带有汽配储存和中转的属性,另一方面也意味着集中性地把维修厂的库存转移到康众。


在城市定位上,网点主要分布在一二三线城市,在重庆、苏州、成都、西安、上海等网点较密集的城市,都布局了20-30家门店,同时利用好快全品牌拓展四五六线城市。


基于网点广度和密度,目前平台上易损件SKU在10万左右,时效性上能满足30分钟送达,服务超过10万家维修企业,基本形成了规模效应和网络效应,这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




一是上游供应体系上的议价能力增强,能够让利于维修厂,供应更具价格优势的产品;


二是全国性网络实现了产品全国联保、90天无理由退换货等服务上的竞争壁垒,同时建立客户会员和积分商城等体系;


三是以F6系统为基础的中后台搭建,打通整个产业链条上的数据,让修理厂通过在线化的系统来进行门店的运营和管理;实际上有助于推动整个行业向系统化和数据化前进。




相比于其他汽配供应链平台,新康众最为特殊的一点是汽配门店的直营性质,本质上是一个零售生意,盈利能力更强,同时更有利于掌控服务。


据了解,为了提高员工的整体能力,新康众建立了一套人才培养体系。


早在2009年,康众就和南京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进行校企合作,随后便开启混合制办学模式,并陆续在全国其他高校展开合作。目前人才引进也是以校招为主,社招为辅。


新员工入职要经历新人培训、铁军训练、传帮带的带教等一系列学习过程。在工作过程中,针对前置仓业务设计了储干培训班(原预备店长班),员工按期接受培训,日常跟进反馈,直到合格结业。在新康众内部,想要担任店长一定要经过这些培训。一方面给员工构建了上升通道,一方面也满足新康众扩张过程中对人员的需求。


有投资人认为,在时间、资金、人员体系等要求下,再打造一个类似新康众的全国直营汽配连锁几乎不可能。这种唯一性或许是新康众的最大壁垒。

 


04.

修配融合的前路


2018年8月新康众成立后,曾经的康众从一个汽配供应链平台升级为一个多维度的汽车后市场服务平台,把更多的业态和业务融入到平台当中。在年初,商宝国就建设性地提出“修配融合”的概念,意欲首先深度打通汽修和汽配两个业态,逐渐从toB走向toC。


但其实在2012年,康众就曾经尝试修配融合之路,那一年商宝国找到操盘手张开诚在天津建立“车工坊”,只是后来车工坊公司几次易名转型,发展走向了另外一极。


天猫车站是新康众的第一个尝试,这是一个认证体系。为了进一步加深与拓宽与维修终端的联系,新康众在2019年年底推出天猫养车加盟连锁体系,并在2020年7月底推出“喵养车”本地化项目。


支撑整个大平台的,正是汽配供应链体系。在新康众内部,汽配供应链板块被称为基石。


新康众COO李逸在接受汽车服务世界专访时也表示:“新康众所掌握的资源和其他企业不一样。在人、货、场三方面,货是最底层的,新康众通过这么多年打造直营汽配供应链,保证正品和及时性……”


这种认知是有迹可循的。


美国的NAPA就是典型的修配融合模式。NAPA的核心业务是DIFM,主要服务于维修终端,也因此聚集了一大批维修厂客户。针对维修终端,NAPA主要提供两方面服务,一是快速的配件供应和低于其他渠道的价格体系,二是培训认证服务。


融合不是简单的配件供应关系,更是深刻影响加盟门店的业务和经营,NAPA就此成功从汽配领域进军汽修领域。目前NAPA拥有60多个配送中心,6000多个汽配连锁店以及超过10000家维修保养加盟店。


在中国市场,新康众是最有机会复刻这条道路的企业之一。


不出意外,新康众将一边继续拓展汽配连锁网络,一边加速推进天猫养车等汽修体系。


并且,新康众的想象空间不止于此,阿里投资驿公里自动洗车项目,以及蚂蚁金服下面做的保险项目,都有机会嫁接在新康众的体系当中。


李逸曾表示:“从新康众的战略上来看,肯定不是单纯的易损件供应链或维修连锁,我们希望自己是一家有很强基础建设的公司,为车主提供一站式服务,辐射新车、二手车、洗车维保、保险等。”


从第一家汽配门店,到如今的1000+汽配连锁门店、超过8000名员工、F6汽车科技、天猫养车等不同的业务体系,以及规划中的大平台战略……


25年,不仅可以促使一个婴儿长大成人,也足以让一家企业站稳脚跟,走在前列,直至影响整个行业。


 


05.

后记


回顾一家企业的发展史,不是所谓的“马后炮”,而是观察个体的选择和努力,结合行业的变化和趋势,综述个体如何在历史洪流下一步步成长壮大。


相信有不少资历丰富的行业人士,同样经历了中国汽车后市场波澜壮阔的进程,其中不少仍坚守在这个不够性感的行业当中,汇聚成整个行业最坚实的力量。


康众汽配,一路走到如今的新康众,这段历程既是一家企业的成长史,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那些坚守至此的行业个体,共同讲述了一个不忘初心的宏大故事。